泰國變性實錄 一位小姐的手術日記

編譯:艾絲姑娘(Aice)《swsxsws1@yahoo.com》1999/11/06

──終於到了為自己選擇一位變性手術(SRS)醫生的時候了!起初我是透過我的心理醫生去選擇了一位美國的醫生,但是我的朋友Tammy卻說服了我,因為她那時加入一個輔導變性人的團體,與幾位有泰國醫生DR.XX手術經驗的女孩談過,她們全都非常滿意他的技術,而且手術費用低廉只須四千美元(當時),Tammy於是決定了這位醫生並且邀我同行,因為美國與曼谷時差的關係、再加上他的預約排程非常擁擠、辦事人員的英文程度有限、等種種因素,你最好以FAX與他們聯絡,但醫生本人的英文很好,DR.XX很親切的回答了我全部的問題,他告訴我他是採用陰莖翻轉成型術,,因為他發覺這種方式結果完美並且併發症最少,但假如陰莖太小,他將會做小量的自體皮膚移植。

──但大多數是不需要的──他說。

──我問他是否同時作外陰部成型術,因為從其他醫生得到的說法是,分開作對手術區域的血液補充較有幫助,他則保證那是不需要的,我又問及有關輸血的問題,因為據聞在泰國愛滋病是很猖獗的,DR.XX則擔保SRS是一種不須輸血的手術,他作過的例子是從來不需要輸血的,他為了增加我的信心,告訴我他在回泰國之前是紐約某醫院的合格外科整形醫師,並且是美國外科整形醫師協會的成員,後來我也發現他經常參加一些國際級的整形醫師會議,他本人的家庭則住在舊金山,也常回美國探親。

──當我在1994年與他接洽時,手術費用已經調高為5000美元,這價格含全部的手術費用外加5天的旅館費用,但不含飛機票、食物、觀光、五天以後的旅館費用,我問他需要付多少的預付款項,他說不用,但是只要告訴他什麼時候抵達即可,我想他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不須訂金的SRS醫師了。

──然後我們開始根據報紙廣告找專門承辦去泰國的旅行社,安排好之後當晚,我打電話向DR.XX預約了我們這兩位的SRS手術,並且外加兩位隆胸手術,時間是11月15日1994年,DR.XX則因為外國病人的時間較難控制,一般比較優待我們,而只要臨出發前告訴他抵達時間即可。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申請護照的手續,相片、醫生手術預約證明、填寫表格、法院有關改變性別名字的證明文件等等,終於,護照準時寄到──壹本全新的女性護照!

──泰國簽證也沒有任何困難,因為美國人可以不須簽證停留15天,但我還是多付出一些錢取得了更長期的停留簽證,誰知道呢?也許可以順道玩玩!

──六星期的等待終於過去,離境的日子到了!一位朋友駕車載我們兩個到舊金山國際機場,從那裡我們飛到洛杉磯,然後再度轉搭韓國航空離境美國。

──這真是一個未知的冒險旅程啊!我們兩個對這即將來到的日子是既興奮又快樂,一點也不緊張更不害怕!只是快樂!而快樂之外還是快樂!

──當我們上了韓國航空飛機後,很高興發現機上乘客不多,我們兩個人都可以佔用三個座位,把扶手收起來就可以舒服的躺下睡一覺,我曾經搭過幾次國際航線,可是這次以及之後從漢城的回程是當時我經驗過最好的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飛行的緣故。

──飛到漢城花了12小時,我們在漢城機場的轉機室等了2小時,從漢城飛曼谷的機上就擁擠多了,機上坐滿了到泰國度假的快樂韓國人,雖然這一段飛行較不舒服,但是時間短也就無所謂了。

──我們在凌晨12點在曼谷機場降落,等出了海關時差不多已凌晨1點,叫了計程車就直驅Neena/Hotel──這是之前旅行社幫我們預定的,到達後已是凌晨2點了,我們兩人都累慘了!因此倒頭就睡啦!

──我們在9點起床,在旅館的餐廳點了燻肉和蛋當早餐,因為從醫生得到的指示是只能在中午12點之前吃東西,過後就不可以了!所以這是我們手術完成之前的最後一餐了。

──我們與DR.XX的預約是中午12點,但是我們提早於10點半到達診所,DR.XX則於11點到達,與他同車來的還有兩位泰國的女性病人,醫生帶我們進入他的辦公室,他簡略的看了我們心理輔導醫生的治療證明文件,接著告訴我們文件已足夠證明我們是適合手術的,這位醫生對外國病人需要兩種證明文件,一是心理輔導醫生認定適合SRS手術的證明,一是另外一位醫生證明病人已經過荷爾蒙治療一年以上。

──醫生說不需要檢查我們的生殖系統,但說我們若生殖器太小他會當場做小量皮膚移植,我們告訴他我們都有正常的男性生殖器官,其實在一小時的面談當中,大部分時間都集中在討論乳房手術,他向我們展示二種類型的填充物──生理食鹽水的和矽膠,他還有第三種──水凝膠,則沒有讓我們看。

──《接著的內容是一大串有關填充物的技術性討論,由於醫生贊成使用矽膠,但是今天矽膠已是不適用的填充物,因此編者將這一段刪除了,我相信由於美國法院有關矽膠隆乳的判決已經確定並賠償了,編者也相信那位醫生可能不再使用矽膠了,再說,讀者應該關注的是SRS手術部份而不是隆乳。》

──我們接著討論尺寸的大小,醫生並不鼓勵我們做得太大,而希望以一個匹配的大小,那樣看起來會自然一些,這與我們的觀點相合,由於我身材較高,他給我定的尺寸是C,取代了我原來要的B,後來的結果讓我很滿意。

──在當時隆乳術的費用是2000美元,將會與SRS手術同時進行,討論之後我們當場付出了旅行支票,我自己另外多付了300美元,因為我要多做一項喉結縮小手術。

──然後醫生要求我們回原來的旅館辦理Check/out,將我們帶來的行李帶到他的辦公室儲放.在醫院手術期間所需的只是簡單的個人用具與回程所需穿的衣服而已,他說他預定在晚上7點為我們其中一位手術,另一位則接著在9點,真是令人驚訝!SRS手術加上隆乳、加上喉結縮小手術只要兩小時!後來證明他與他的助手們真的只花2小時就完成了。

──我們在下午2點到達Bumrumgrad醫院並Check/in,Bumrumgrad醫院是一間很大、現代化、乾淨的醫院,離醫生的診所很近,辦事人員都會說英文,所有的標誌都是英文/泰文並列,我們簽署了一些文件,然後去做體格檢查,包括一些必須的檢驗,又因為我的年紀,我同時還必須做胸部X光和心電圖,然後將我們帶到一間很乾淨有專用浴室的房間,在那裡我們將一直等到那重要的時刻來臨。

──當我們在房間內等候的時候,有一位護士告訴Tammy,醫院大廳裡正有兩位SRS病人等著要離開,她們已是手術完第三天,因為她們沒有多餘的錢,所以要提前離去,直接去機場搭機,而傷口的逢線則打算回夏威夷找醫生再拆了,實際上她們當初也是在半夜抵達,從機場直接到醫生診所,就待在門口的階梯上等到天亮,只是為了節省旅館費用,我很高興我們不用那樣拮倨!

──與她們談完後回到房間,發現有一位護士在到處尋找她走失的病人,我因而問她到底醫生這個月做了多少次SRS手術,她回答說這個月到目前已經有十八位!算起來每天幾乎要做超過一位以上,這還不包括一般的整形手術呢?DR.XX真是個大忙人啊!

──到了5:30時,一位護士來到房間招呼我們淋浴,然後幫助我們剃掉下體手術區域的體毛,之後她給我一瓶灌腸劑並告訴我放輕鬆等到7點半,哈!說的比做的容易!我並不害怕,但是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點如履薄冰一般,這種情緒一直維持到她回來給我一顆鎮定劑,服下那個小丸子後我變成十分的放鬆。

──7點很快地到了,當他們用擔架床將我推出房間時,我對Tammy勇敢的揮揮手道別,出了房間直接進入手術室,在那裡,手術台邊已站著外科手術護士們,一位手中握著可能是我這一生中所見過最大的注射針筒!『請妳側轉妳的身體』這位護士以一口優異的美國英語說,一面壓住我的脊椎骨,我問她為什麼要做脊椎注射,她說不是,可是卻一面用盡全力將針頭推進去了,唉喲!我叫出來了,可是她還在解釋說並沒有注射進脊椎裡,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她那時到底是注射了還是沒有,總之我感覺到一股暖流開始流進了我的腰和腿部,『趕快!快從擔架爬上手術台來!』,急什麼!我開始有一點顫抖。.........

──等等!這怎麼不是手術台!當我又張開眼睛時,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醫生站在我的床邊,『手術都已經完成了,小姐!』真的嗎?令我吃了一驚!但也只是一剎那間,我就帶著一片滿足感跌入了深深的睡夢中了。

──當我又醒過來時,已經是清晨了,隔壁床位上躺的是Tammy,她也正從沉睡中甦醒過來,她用那醉眼惺忪的眼睛看著我說,『我們做到了!我們現在是女人了!』,『是啊!』,我則仍有點無法集中精神,只是朦朧地回答她『終於啊!』,說完後兩個人又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8點左右,助理護士為我端來一大盤的燻肉和蛋,另外一盤泰國式早餐給我的朋友,早先辦理手續時,我們有機會可以從泰式、歐式、中式三種之中選擇一種早餐,我點了歐式早餐、泰式午/晚餐,

──看著那個美味的早餐,雖然感到身體虛弱還是將它吃光了,當我們一面吃著早餐時一面談論我們的手術,我說我還是不能相信醫生在兩小時中完成我所有的手術,Tammy說她確定她被推進手術室的時間是9點整,後來我知道她的SRS手術花了90分鐘,連隆乳手術共花了2個小時,雖然知道醫生動手術的紀錄很多,但是2小時!還是太快了。

──我轉頭望著Tammy,她說完話又已經睡著了,我們倆在頭一天幾乎都在睡覺!

──在醫院停留期間十分的愉快,並沒有感到痛,只有一些不舒服感,工作人員照顧的很好,給我們定時吃醫生開的抗生素、止痛藥、消腫藥,每天幫我們洗兩次澡,床單也定時更換,供應許多美味且應時的餐點,我們吃都吃不完!

──在我們房內有一部電視機,有許多頻道是英語節目,我很高興有Tammy陪我,因為我們能互相開開玩笑,互搶電視遙控器,這都讓時間過得蠻快!護士們都很棒,泰國人天性都很友善,護士當然也不例外,她們都會說一點英文,也都很幽默,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與她們談話,學了一些泰國話也教他們一些英文字,我們很快學到了二句重要的泰國話──它們是〝nam-plow冰水〞及〝nam-kang冰塊〞,因為Bumrungrad醫院通常只供應溫開水。

──在手術後第四天,DR.XX的助手進來準備幫我們除去紗布及繃帶,他的動作非常溫柔,這一輩子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像他那麼溫柔的對我,如果他當場開口向我求婚,我搞不好真的會答應他!

──他一面小心的移去繃帶,一面還問有沒有弄痛我,接著小心翼翼的抽出導尿管,他用最輕柔的手觸從我陰部附近拆去了將近十碼長的紗布,最後全部完成後,連他自己都很滿意,接著他建議我去洗個淋浴,這場淋浴真是太棒了!尤其是可以用肥皂輕輕的抹洗乾淨那個原來覆蓋著繃帶的『區域』,雖然護士們都幫我們在床上乾洗,可是怎麼也比不上一場真正長長的淋浴過癮!

──當我洗完後,見到Tammy和一些護士正在互相笑鬧,我想知道她們笑什麼,Tammy指著床邊的名牌,它上面原來只寫著我的名字──XXX,可是現在已經被改成為Miss.XXX了,似乎在那一刻我已經正式成為一個女人了,於是我跟著她們一起笑了。

──淋浴後我倆坐在床邊吃我們的午餐──真正坐著吃!沒一會兒DR.XX進來檢查我們,他說若願意我們隨時可以出院了,Tammy說我們不是還有一天嗎?醫生說隨我們自己決定,我們決定留到醫院把我們趕走為止!畢竟我們在醫院交了不少朋友、食物也不錯、而且我們也不願意到外面去多付一天的旅館費。

──午餐後我感覺要去廁所,然後──唉喲!當鹹鹹的小便經過尚未拆線的尿道口時,痛得讓我尿不出來!回去坐在床上,現在怎麼辦?我知道它當然會痛!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放鬆自己,花了十幾分鐘才好不容易尿出來,接下去的兩個禮拜,在傷口完全癒合之前就一直是這樣子。

──次日,辦好出院手續與我們交到的新朋友們互相道別,回到醫生的私人診所準備取出行李,DR.XX建議我們到Mike經營的旅館繼續停留,那是一間靠近診所且價格合理的旅館,離開之前醫生及護士給了我們一瓶Betadyne(類似碘酒,一般是做灌洗用的)以及一瓶清潔殺菌的外用劑,還有一個塑膠灌洗器,依照醫生指示每天要用──Betadyne灌洗陰部兩次,也要在坐浴時將殺菌液加入到熱水中,坐浴其實蠻舒服(西方人平日很少泡澡──編者)。

──護士則又給了我們每個人二個類似蠟燭而尾端是鈍圓形的東西,一個直徑約1英吋,另一個則有1─1/4英吋,DR.XX告訴我們自行去買保險套以及一些──KY/Jelly(潤滑凝膠),將保險套套入那隻『蠟燭』,抹上一些潤滑凝膠,每天三次,每次30分鐘,以那支蠟燭插入陰道作擴張(Dilate)的維護動作,醫生的指示本來是先使用小的那一隻10天,然後再換成大的,但是我要給下次要來找DR.XX動手術的姊妹們一個建議,來之前自己準備一個1─1/4吋的DilDo(一個專為此設計而販賣的商品名稱,它有網頁──編註),還有30個保險套給那支小蠟燭用,當然若妳買齊DilDo全部五個尺寸是更好,另外若妳想有額外的『樂趣』,妳也可以準備一個1─1/4吋的『震動按摩棒』!但是在我的『東西』沒有完全癒合時我是不會打開震動棒開關的,這個Dilate動作要繼續作四個月,同時若妳能準備一個塑膠盆也是個好主意,因為這樣就不會因浴缸太大而浪費太多的殺菌液,我們找了很多商店,但是就是找不到大小適中的,只好用浴缸啦!

──因為我們手術後下身仍然酸痛,診所的接待員幫我們將行李一路提到旅館,旅館就在診所不遠的拐角處,房間很乾淨也有浴室,可以比得上美國的中級價位旅館,浴室也乾淨,還是泰國風味的裝潢呢!馬桶邊有一個軟式的蓮蓬頭,有點像美國廚房洗碗盤用的噴頭,這可以替代馬桶沖洗器,蠻方便的設計,這令我們覺得很貼心,美國人在很多方面是很注意衛生的,也應該多提供一些為女人洗滌而設計的設備。

──說到使用浴室,任何動過SRS手術的人都要有一個心理準備──手術後有好幾個禮拜妳的小便都會亂噴,而無法控制──這是因為尿道口腫脹仍然未消,造成尿流亂噴!所以清洗浴室地板就會成為經常要做的事情(美國人家中的浴室通常也舖地毯──編註),但是尿液則要比男人清淡無味多了。

──我們倆既疲倦又酸痛,倒頭就睡著了。

──當我醒過來時,很想出外看看附近的景色,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好奇者,外面的動靜吸引著我,留下還在睡夢中的Tammy,我來到了街上。

──雖然手術後還不到5天,走路已不很困難,事實上站著比坐著還要舒服些,來泰國之前就已經知道這種『坐姿』的困難,因此已在Walgreen's(美國大連鎖藥局,幾乎什麼都賣──編者)買了一個類似甜甜圈的軟坐墊,這也是我要給後來的姊妹們的建議,這種墊子在藥局中都可買到,一般是給動過子宮切除手術的女人以及肛門手術後的人使用的。

──沿著街一路走下去,看到很多新奇的景物,令人很興奮,這一部份的街景有點像當年(1960年)我在韓國漢城短期停留期間留下的印象,我並沒有走太遠,終究手術剛完成,還不能這麼貪玩!因此轉回旅館去看看我的難友是否已經醒來準備吃晚餐了。

──這家旅館的二樓有一處很好的中國餐廳,餐廳的椅子可能很硬,因此我們帶著甜甜圈來到此,看樣子很多DR.XX的手術者都住過此處,因為從侍應生的臉上看不出一點點對甜甜圈驚訝的表情,這裡食物非常的好,與舊金山唐人街裡的餐廳一樣好。

──晚餐後與Tammy出去做了一段短短的散步,回來即入睡了。

──次日起床很晚,早餐在一樓的咖啡shop用餐,餐後兩個人準備出去好好看看曼谷,來之前聽說此地的裁縫師又好又便宜,據說只要妳拿出任何的衣服照片,他們就可以依樣畫葫蘆絲毫不差!為了這個,我特地去銀行換了足夠的錢。

──就在旅館不遠處我們找到了一間裁縫店,叫做Jack's,老闆是一位印度紳士,操一口很流利的英語,我告訴他我想要一件泰國絲質料的套裝(Suit),他給我們看了幾本時裝目錄,我挑了一件德國目錄裡的式樣,老闆又讓我們從他所有的布料中做一選擇,並建議我採用另一種布料而不要用泰國絲,我同意,然後量了尺寸。

──所有曼谷觀光區的裁縫店,男女裁縫師其實不在店中工作,他們都在家中工作,三天後就可以來試穿上衣及裙子,第四天就完全好可以交貨了,Jack說他會為顧客保留尺寸紀錄五年,客人以後可以用郵購即可。

──DR.XX為我們介紹了一位開Toyota/Corolla的司機,他是一些當地英美居民的特約司機,我們以40元美金與他約好來一個4小時的觀光之旅,並言明途中我們想買一些金項鍊,他答應帶我們去當地的華人金市,第二天一早這司機就在DR.XX的診所等我們,我們迫不及待想去看金飾(我們現在自認如皇后一般快樂,怎能沒有黃金陪襯呢?),第一站就到了金飾店,哇賽!這一輩子我還沒同時在一家店中看到這麼多金首飾過,店內有一個20尺長的展示櫃,裡面置滿了金項鍊、金戒指、金耳環、金胸飾,櫃子幾乎不夠裝,櫃子後方的牆上也都是!整面牆還崁了大鏡片,滿屋金光閃閃,看得暈頭轉向,客人都是滿手鈔票大肆採購,誰說泰國是貧窮的第三世界國家!

──我們買了金鍊子及上有中國字的垂飾,我們依國際金價付費,手工費幾乎不要錢,我花了260元,帶著我們的首飾滿心歡喜的上路,一路看了許多寺廟,泰國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國家,到處都可以看到佛寺,也經過位處曼谷中心的皇宮,這一趟很有趣,但我們身體還是太酸痛及虛弱,因此也只能適可而止,哪天我還想再回來看看泰國其他有趣的地方。

──次日我們決定去搭乘一種叫做『tuk-tuk』的車子去世貿中心,tuk-tuk是一種三輪摩扥計程車,司機從公司包租,然後再以表計時賺取車資,tuk-tuk很有趣!坐在裡面可以感受到路上的景色、聲音、氣味,完全不同於密封的計程車。

──世貿中心不錯但是裡面的商品大部份是進口貨且很貴,只有一家吸引了我們的目光,那是一家販賣CoCo/Chanel名牌商品的店,我確定那些手提袋一定是仿冒品,但是與真的一模一樣,我真想買一個,但我怕美國海關抓到(不會的!小姐──編者)。

──在那棟建築裡逛了一陣,到一家麥當勞吃了漢堡可樂,口味與美國任何一家麥當勞一樣,泰國食物除了那個魚醬(Fish/Sauce)之外都很好,但是若你習慣後,它簡直是美味。

──回到旅館後,我們仍然得做我們的工作──『坐浴』及『蠟燭』,今天已經是手術後第八天了,我已經開始能感覺那支蠟燭帶來的刺激感了!當Tammy洗完出來看到我時,驚訝著說『XXX,妳在幹什麼!』,『走開!別吵我!我快來那個了!』,好棒!DR.XX真是太棒了!人生真是太wonderful了!

──就算我今後無法有高潮,我還是會動這個手術的,但是『有』還是個令人愉快的『年終獎金』!從那以後我體驗了許多次的高潮,雖然就如同一般女人一樣不容易達到,但是達到後的滿足感卻都是一樣的!

──我們在離開家鄉以前就知道此地有一種聞名的歌舞秀值得觀賞,這種秀在他處是看不到的,它是一種全由女人擔當表演的歌舞秀,可是如果沒人告訴你這些女人實際上是一些變性人以及異裝者的話,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不是真女人!姑且不論這一點,秀本身的表現水準就值得一看,它是一氣呵成中間不停頓的長時間表演,大部分觀眾都是外國遊客,他們喜歡極了,我們也去了,它是在Asia Hotel的Calypso Cabaret。

──兩個禮拜剩餘的日子,我們都花在買紀念品、吃泰國菜、中國菜、麥當勞、雙聖冰淇淋、百勝客比薩,因為每天中午得回旅館做我們的『蠟燭』事情,所以無法到較遠的地方去觀光,也因為吃得多體重也沒減輕多少,一般人手術後都會喪失些體重的。

──在接近離開的那個禮拜五,我們回診所讓DR.XX替我們拆掉陰部的縫線,也讓他再做一次檢查,他說一切看起來很好,我們隨時可以離去了,這是手術後第12天,按照程序拆線有點早,但是我們不願意回家後再找醫生去拆,所以就拆了,後來是因為護士疏忽的關係,有一條縫線是我的電療師幫我拆掉的,很多DR.XX的手術者都是帶著縫線回家另外找人拆線的。

──離開診所前我們另外買了兩瓶消毒水,它是英國在泰國設廠製造的,聞起來像碘酒,但是不可用碘酒來代替,由於醫生指示坐浴要持續幾個禮拜,我覺得一瓶不夠,想要多買幾瓶,但是太貴了,所以作罷。

──離境之前醫生給我們的最後指示是不可在手術後六週內有性行為,Tammy在六週剛結束就與男友做了,結果有一點點的出血現象,我則等到兩個月之後,一點問題都沒有!

──在旅館中以電話與韓航敲定了下週一的航班,最後這個週末還是shopping與吃速食。

──禮拜一下午請旅館服務人員幫我們叫了一部計程車,司機協助我們搬行李上車,在暮色中驅車前往機場,大約花了兩小時,記得車資約是20元外加一點小費,當我們抵達時,碰上一堆人排隊等著X光檢查行李,過了這一瓶頸之後,下一關則是劃位櫃檯,各家航空櫃檯面對面,之間有大約20呎的空間則充滿了旅客、行李車、皮箱、紙箱等等,這裡看似沒什麼禮讓可言,你得使出吃奶的力氣與人推擠(這個情景有點熟悉!很像台灣的機場──編者),從隊伍最後等了大約45分鐘,終於輪到我們了。

──當他們檢查我們的護照時,Tammy忍不住了,對他們說『我們剛剛手術完,實在不能再站下去了!可以給我們輪椅嗎?』,高招、天才!一個服務人員就推來一張椅子,讓我們一路使用,她坐椅子、我則跟在一旁照料,如此一來凡是有排隊時我們通通不用再等啦!

──飛往漢城的機上很擁擠,都是韓國旅客,還好只有四個鐘頭,破曉時分飛機越過了濟州島,一個鐘頭後到達漢城金浦機場上空,但是遇到惡劣的雷雨氣候,飛機在上空盤旋了許久,最後機長先用韓語、日文、最後以英文說『非常抱歉!各位女士先生,由於氣候的因素,我們必須返回濟州國際機場』,老天啊!又要一個鐘頭!

──到達濟州機場後,他們派了計程車送我們去附近的一個地方,然後就是等、等、等,空調沒打開熱得要命,兩個小時後,機長終於宣佈漢城的天氣已經放晴,可以離開濟州了,萬歲!

──降落漢城機場之後,由於是過境,我們無法離開出境區,出境區內有一個點心吧,點心吧只有部分營業,唯一還賣的東西是一種體積很小但價格很大的熱狗,你最好不要在漢城吃太多東西,連販賣機的百事可樂都很貴,喝了可樂我們嘗試睡一點覺來度過餘下等待的時間。

──離境時間到了,我們搭上了一班位子很空的波音747,當安全帶燈熄掉後,一位空服員前來問Tammy要不要去頭等艙,那兒會讓她舒服一些,Tammy去頭等艙了,我則一個人佔據三個位子,我將扶手折起,一路幾乎是睡著回家的,感謝妳!Tammy與妳的輪椅,我強烈建議大家一定要找個方法能躺著休息,因為就算有那甜甜圈墊子,坐著還是不舒服。

──降落舊金山機場時,因為輪椅的關係我們可以排在隊伍之前,空服員一路陪伴我們直到搭上來接機的朋友車子為止,終於回家了!我們都累慘了,接著睡了好幾天才恢復過來!

有關我對DR.XX手術結果的評估


──回家一個月後,我去凱薩醫院看婦產科醫生,這位女醫生以前從來沒見過變性人,她對手術的成果非常驚訝,她甚至叫一位在其他醫院接觸過幾位變性人的資深護士進來觀察,護士也說非常的好。

──又經過約兩個月,一位有許多變性病人的電療師,前來請求能否檢視我的手術成果,她見過其他幾位醫生的手術成果,想要做個比較,然後可以給她的病人一些建議,她看過我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說比起她看過的其他例子要好。

──在我手術後一年,我去找DR.MM做聲帶手術,醫生想請我讓她看看DR.XX的成果,他說真的不敢相信DR.XX在90分鐘內就可以完成SRS手術,當然,他有一點挑剔(因為是同行──編者),他說成果與其他醫生做的差不多,也說自己的技巧較好,我又告訴他我有陰蒂敏感度,但是他說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說他手術時會保留神經再縫在陰蒂區域,這樣才會有陰蒂敏感度,說不相信有其他醫生採用這個技術,DR.MM是一位很好的人,也是最好的SRS醫生之一,但是我確定我的陰蒂有敏感度。

──我將那段對話告訴一位即將去找DR.XX動手術的朋友,她說她會記得向DR.XX訊問這個問題,當她回來後我們一道晚餐,她說DR.XX說他也是保留神經並將神經引至陰蒂區,DR.XX並保證這位朋友會有一個『活性』的陰蒂的,雖然DR.XX所用技術不是完全與DR.MM相同,但是也相去不遠。

──讓我做一個陰蒂的觀察描述,在我手術剛完成時,陰蒂不是太大,經過時日之後也縮小了一些,但是敏感並沒有消失,還是很好,只是它有點像位於尿道口之上的一個敏感點而已,相信我!我曾經努力的想要去找到那個『東西』,但是我曾經見到一些DR.XX最近的手術成果,他現在已經將陰蒂做得較大了,如果妳比較在意陰蒂尺寸,最好手術前告訴DR.XX,但是我不相信有任何一位醫生可以一次手術就可以連外陰唇整形都做好(陰蒂通常是覆蓋在陰唇內──編者),如要與真實女人的形狀完全一樣,最好是再做一次整形術,這方面我可以建議DR.JS,她本人也是一位變性人,她在加州San-Jose的Seahorse整形診所執業,她會整形讓內外陰唇及陰蒂更像的,收費不是很貴,在1998年一月份時收費1500元,她的電話是xxxxxxx。

──在1997年1月,手術後兩年多一點,我到舊金山榮民醫院做骨盆腔檢查,我的毛病與SRS無關,在離開檢驗室之前,我問護士她對我的手術結果有什麼看法,她說我是她唯一看過的例子,但是單從外部而不做內部檢查她很難知道它是人工建造的,內部陰道倒是有一點小,但是也在一般女人的尺寸範圍內,唯一差異比較大的是陰蒂太小,但是也在一般範圍內。

──1998年1月我又去了一次榮民醫院做檢查,這次是一位女醫生,我坦白對她說我從來沒有嘗試去騙我的性伴侶我是真正的女人過,但她說『妳絕對可以唬得過的!這個手術做得真是漂亮極了!』。

──最後一道有關它的真實感的測試就是──性伴侶感覺如何?依據我的經驗,男人滿意極了!不是只因為它的外觀像,也是因為『緊度』而使性愛過程更好。

──每一個人都問過我有關『高潮』的事,是的!我會高潮,它雖然比我還是男人時較為困難,但是我想與一般女人是一樣的,而且我發現高潮與刺激時間的長短及幻想的能力有關,我問過其他DR.XX手術過的女孩,有的比我容易達到,有些比較困難,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但都有高潮的能力,有一種醫界發展出來的技巧叫做『Kegel』練習,它是專為改善女人高潮能力的一種技巧,我想一定對變性女人也會有幫助的。

──我對去曼谷找DR.XX動手術的結果很滿意,我會不吝嗇的推薦DR.XX給大家!

呼!終於翻譯完啦,希望這一篇文章能對一些有興趣的朋友們
有點幫助,不管我的文筆好與壞,您的一聲讚美會讓我感激不盡的!
若網路上的朋友想要採用這篇文章,或者欲連結這一頁,請您尊重我的努力,
採用之前請給我一個通知,也可以交個朋友嘛,對嗎?

若讀者對其中提到的人名及地點或者相關網頁的URL有興趣,
妳可以來信給我,我會提供給妳的。

1999年11月18日

------------------------------------------------------------------------------------------------------------------------
茱莉安娜備註:
這篇文章來自我的老朋友 艾絲(Aice)《swsxsws1@yahoo.com》。
http://swsxsws.com/thailand.htm




    全站熱搜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