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娘小乖  

2014年02月5日
ETtoday >社會

▲5日出刊《壹週刊》報導,來自花蓮原住民部落的偽娘「小乖」有家歸不得,淪落至台北市第三性公關酒店賣肉討生活,揭露這群少數性別者不為人知的心酸。(圖/翻攝《壹週刊》)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過年期間有人闔家團圓,卻也有人有家歸不得!來自花蓮原住民部落的「小乖」,從小就喜歡穿女裝,是標準的「CD妹」、「偽娘」,高中畢業那年,小乖勇敢向家人告白卻不被接受,「我父親是一個有勇氣單獨面對山豬的勇士,卻無法面對兒子是女兒的事實……」,最後不得不遠走他鄉,到台北的「第三性公關」酒店討生活,孤注一擲奢望能找到一個愛「她」的男人。

5日出刊《壹週刊》報導,春節假期多數人都忙著返鄉與家人團聚,連聲色場所的酒店小姐也不例外,冷冷清清的林森北路上,只剩主打「第三性公關」的酒店還在營業,因為會到這邊上班的偽娘們,大都是有家歸不得的邊緣人,只能潛入社會底層一面賣身賺錢、一面靠酒精麻醉自己。

今年21歲的「第三性公關」小乖擁有太魯閣族血統、長相酷似名媛孫芸芸,一張明星臉讓她桃花不斷,到夜店玩時常有男生搭訕,但在她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卻有著令人心酸的故事。原來小乖出身自虔誠的基督教家庭、父親還是部落中世襲的勇士獵人,根本無法接受「不男不女」的小乖。

「只要父親一轉身,我就會脫下獵裝,換穿姐姐的洋裝。」小乖說家人不斷引用《聖經》勸自己,但她就是無法改變,18歲那年,她鼓起勇氣向家人自白:「我不是變態,我就是女生。」未料卻換來家人的沉默、還有失望與痛心的眼神,原本滴酒不沾的父親,甚至因此淪為每天爛醉如泥的酒鬼。

「一個拿著男生身分證的女生,能找到什麼好工作?老闆一看就不想用了。」同是「偽娘」的瞳瞳與小乖是同鄉,跟她一樣為了存錢變性到酒店上班,在自卑感作祟和保住飯碗壓力下,瞳瞳與小乖常要忍受客人羞辱與店家的剝削,只希望有朝一日變成「真正的女人」後,能找到一個彼此相愛的人共組家庭。

「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心願,卻沒幾個人能成功。」記者採訪當天,瞳瞳剛好被男友騙走準備手術的錢,借酒澆愁的她過去不被家人承認,未來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