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變性軍官1  

在充斥著陽剛氣息、鼓吹傳統家庭價值的南歐東正教國家塞爾維亞(Serbia),一位身兼好丈夫和好父親的陸軍少校,從強調男子氣概的軍隊文化中「歷劫歸來」。因為近來,他感覺生活在謊言中,因為,他認定內心深處的自己是個女人。

她是海蓮娜(Helena)。去年她「出櫃」且動了變性手術,並告訴家人和長官,成為塞爾維亞第一位跨性別的軍人,但是不久之後,軍方就以「對軍隊產生威脅」要求他放棄軍職。

塞爾維亞陸軍:他/她是汙點

今年4月,海蓮娜取得一場重要勝利:塞爾維亞人權組織認為,陸軍認為海蓮娜是軍隊榮耀與名聲的汙點,藉此歧視並對她差別待遇。

因為巴爾幹半島人(Balkans)對於LGBT社群的接受度很低而且因為激進分子的反對,數場同性戀者聚會也因此被取消。海蓮娜現在已經變成代表塞爾維亞跨性別族群的罕見聲音。

昨日,海蓮娜頂著金髮、著女裝在公開場合現身,為了保護前妻和4位孩子,她拒絕透露自己男性時期的姓名,但是並不避諱被拍照和錄影。海蓮娜說:「我會為所有受羞辱的人們奮戰。這是一場為無法和其他人享有同等人權的跨性別者的戰鬥。」

男性軀殼裡住著一個「她」

海蓮娜接受《美聯社》(AP)專訪時,穿著薄毛衣和黑色緊身牛仔褲,微笑著啜飲咖啡,娓娓道來決定跨性別手術的心路歷程。儘管這個決定背後付出很高代價,例如與伴侶和小孩分開並結束軍人生涯,但海蓮娜說:「感覺非常驚人,就像從禁錮已久的牢籠中步出」。

出生於軍人世家,海蓮娜自幼年時期起內心就開始拉扯,作為一個年輕男孩,海蓮娜特意留長頭髮以燙捲。四下無人時,他會偷穿母親的衣服並走至陽台、解放心裡的那個「她」,即便只有一會兒。

偷穿母親的衣服

但是這在塞爾維亞小城鎮並不被允許,一個男性心裡住著女性更被視為是軟弱的象徵。海蓮娜為此困惑,懷疑自己身上哪裡出錯了?所以她試著尋找心裡的她。

結束陸軍學校的訓練後,年紀輕輕就結婚,她稱為「另類的自我療癒」。婚後22年間,海蓮娜都在軍中服役,過著以男性為中心的家庭生活。同時,她漸漸建立一個平行人生:接觸跨性別族群。

2001年,海蓮娜因為穿短裙遭警察拘留,此案也被軍事法庭暫時擱置。海蓮娜上訴並在七個月後復職。但是在軍隊中的生活都變調了。她說:「每當我走進房間,同袍們就靜默了。」

塞爾維亞跨性別軍官海蓮娜(Helena)

她的一小步,國家的一大步

直到去年,海蓮娜才正式坦承變性。雖然她並不是因為受軍方壓力而提早退役,但是軍方維護名聲行動讓她感到懼怕。有了人權團體的協助,海蓮娜將自身案例帶至塞爾維亞反歧視機構。

終於,達成塞爾維亞新的里程碑,幫助塞爾維亞成為歐盟會員國的觀察員派楚希克(Nevena Petrusic)建議,該軍隊須給海蓮娜道歉聲明,但是軍隊尚未回應。儘管派楚希克的建議沒有約束力,但是國際會以此觀察塞爾維亞是否能加入歐盟,成為成員國。

派楚希克感嘆地表示,塞爾維亞對於變性手術並沒有相關規定,像是應該在官方規定上定義性別。她也舉例,一位完成學業的薩爾維亞大學生,因為作了變性手術,遭校方拒絕授與畢業證書。她說:「忽略這些生活在我們之間的人是不能忍受的。」

反抗歧視、撕下標籤

塞爾維亞國防部長加希奇(Bratislav Gasic)曾於今年1月對海蓮娜公開道歉,他也不允許任何在軍中的歧視行徑。

海蓮娜說:「裁決很重要,因為現在我再也不會被貼標籤,而且也激勵了其他塞爾維亞的LGBT社群。」人權組織「平等」(Egal)也表示,裁決將會在保守的巴爾幹半島引發迴響。

「雖然身分證上性別欄仍是男性,但是這個結果仍替我內心帶來平靜和自由。」海蓮娜表示,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有自信而且不再害怕走在街上、搭乘大眾運輸工具。

美國:跨性別軍人無法公開身分

同性戀或跨性別者是否能入伍服役,各國規定不同。像是台灣和日本並不禁止同性戀或跨性別戀者從軍,實施徵兵制的泰國也早在2005年就廢除同性戀與跨性別人士的服役限制。英國、法國、西班牙、德國、挪威、澳洲、加拿大等國也都未禁止。以色列則是中東地區唯一允許同性戀在軍中服役的國家。

但是,像是目前約有1萬5500名跨性別軍人的美國則是採取表面允許、私下卻不准公開身分的作法。去年10月,18國跨性別軍人齊聚美國華盛頓,呼籲美國解除相關禁令。

中國則是禁止同性戀在軍中公開,其它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古巴、希臘等國都禁止同性戀在軍中服役。

 

塞爾維亞變性軍官2  

塞爾維亞變性軍官3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