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變性造型師1  

淡藍網6月1日綜合訊:馬來西亞知名造型師楊建成(Cris Yong)多年前開始蓄長髮和中性打扮,曾向媒體表示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女性。去年11月,她下定決心接受隆胸手術,開始變性歷程。近日楊建成首次以女性身份接受《東方日報》採訪,她說:「我36歲了,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希望將來離世時,帶著現在的這副身軀。」

楊建成坦言,年輕時沒有勇氣做手術,於是在服裝和造型上用心,而如今已經百分百確認自己的想法。「有些人年紀太輕就變性,結果後悔。雖然我也很早認定自己是女性,但也掙扎了很多年,差不多20多年吧,夠久了。」

目前楊建成只接受了隆胸手術,尚未切除生殖器,嚴格說還不算完全變性。她說:「我用了很長時間才決定隆胸,無論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是很大的煎熬,要再做一次手術,我目前還沒辦法跨越心理障礙。」她笑說:「也許哪一天我覺得不再需要它了,就會把它去除。」

別叫我先生

變性,不只是生理上的轉變,它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現在人家叫我先生,我不能接受。叫我小姐,我覺得『嗯,OK』。」她認為,每個人都活在兩個世界裡,一個是自我審視的世界。另一個是別人看待我們的世界。「我們必須先搞清楚,你最在意的是別人如何看你,還是你怎樣看待自己,哪一個對你更重要。」

其實這個觀念無關變性,而是值得每一個人思考的課題。但對變性者來說,自我認同是幫助自己重新適應生活的關鍵。「處理好自我認同這件事,才不會迷失自己。對我而言,我先認同自己,別人自然就會認同我。」

維持門面勞「命」傷財

話雖如此,變性之後仍有許多現實問題要克服。首先要面對荷爾蒙藥物的副作用。變性者大量服用藥物,導致器官衰竭,英年早逝的新聞時有耳聞。楊建成說:「所以我吃得很少。」

男性的身理特徵畢竟和女人大不相同,即使擁有一顆女兒心,雄性激素還是存在於體內。「我不敢吃得太猛,只有在鬍子長得比較多的時候吃一些。」其實除了藥,一些食物,例如豆類食品,也能增加女性荷爾蒙。天下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同樣也沒有醜的變性者,楊建成很願意花心思。

「我比較幸運,樣子本來就比較女性化。有些長得比較陽剛的,不吃藥很難保持。當然,我很早以前就開始照顧身材、保養皮膚。」藥物的副作用讓她深感可怕,「掉頭發、皮膚敏感,人變得很遲鈍,影響工作」。

楊建成說,男人變女人,遠遠比女人變男人面對更多難題,僅僅「維持門面」這一環就已經勞民傷財。再者,男人變身女人,在社會上更難融入,「很多人把變性者和性工作者劃上等號,這是偏見,但也並非沒有根據。變性者的職業選擇很少。我有自己的事業,而且在時尚圈,所以還好。但收入或家境原本就不好的變性者,會過得很苦」。她語重心長地說:「所以我認為,有心走這條路的人,不要太早下決定,要想清楚。」

自我:有節制地愛美

除了隆胸,楊建成也在臉上動過刀。2009年把鼻子收窄,2012年去韓國接受軟骨隆鼻手術,一個半月前再去韓國修整上一次手術的不足之處,順便加長鼻頭。到目前為止的大半生都從事和美有關的工作,她總是提醒自己,追求美是人生目的之一,不能毫無節制。「我最不滿意的是鼻子,顎骨其實也很寬大,很男性化,但後來還是決定不做了。我不想越做越多,不想走火入魔,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

從事造型工作15年,她每天都在注視美麗,自然也開始思考,什麼是美,要美到什麼程度。「人是貪心的,美了之後就想更美,而且人的心態是這樣的——反正都要動手術了,就一次多整一點,比較划算。」她說,整形的過程是痛苦的,說上癮,其實有點過分了。

「決定動手術,要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礙,要很大很大的勇氣才辦得到。麻醉的過程最難,被綁起來,要進行消毒,整個感覺就像被推上行刑台。」鼻子3次、隆胸1次,一共4次手術,楊建成說自己還是沒能克服,想起手術過程依然心驚膽顫。

伴侶與家人:被理解是最大後盾

她與另一半交往6年,對方陪伴著一起走過變性過程。但有件事讓人想不通,如果對方是同性戀者,為什麼願意讓楊建成變身女人?她大笑,說:「我沒問過他這個問題!」她把同性戀男人願意和變性女人在一起的原因分為三類:「我猜,有一些是出於好奇,還有一種是對方本身就是雙性戀者,而我的情況有可能是在一起時間長了,他很包容我。」

選擇變性,家人毫無異議。母親很早就心裡有數。家人的理解是她最大的後盾,「我知道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我只是選擇自己的路。我從不會特意去吸引注意力,和家人外出時,打扮得加倍低調,避免不必要的尷尬」。

內心再強大,聽見旁人不禮貌的批評,心裡也還是會燃起一把火。楊建成笑說,外人的眼光和不禮貌的言論,是變性者的功課。

「我走出去,還是有很多人盯著我看,我有時不敢抬起頭。有時因為藥物的副作用,情緒不穩定,別人一直看,我會瞪回去。」她想了一下,又說:「其實我有時候也會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人家看我不一定是因為我是變性者。我上過電視,也許她們只是覺得有點面熟。」她咧嘴而笑。

喜歡現在的自己

其實無論是誰,都應該知道什麼場合如何打扮,這一點變性者更應該有所領悟。「很多變性者在不適當的場合穿得很暴露,一直搖來擺去,不是招惹別人騷擾,就是引起別人不安。」轉換外在打扮,楊建成自然而然落入變性者的圈子,但她的內心只是想做一個平凡女人。「我沒有特意地以現在的身份去吸引些什麼,只是希望偶爾有人稱讚我。和一般人一樣,我也有許多需要面對的個人問題。」

楊建成很滿意現在的生活,滿意程度是「希望每天都像現在這樣」。她和一般人一樣,也會覺得自己未臻完美。作為女人,她嫌自己的臀部不夠大,肩膀略顯粗壯,但心態上肯定是舒服和健康的。

「我不討厭看見鏡子裡的自己,我喜歡現在的身體和心境。可以面對人,可以面對自己的人生,就已經很棒了。」

事業:發展自己的服裝系列

「如果有人告訴你,Cris Yong過氣了,不要懷疑,那肯定是真的!」楊建成搞笑地回應有關過氣的提問。她坦言確實沒有工作,「我覺得是現在的要求不一樣了,我的風格不適合這個年代。現在流行簡約,但我已經定型了。而且我覺得,你給我那麼多錢,我卻做那麼簡單的東西給你,過意不去。」她說,從前3000令吉的工,會拖著5個行李箱出席,提供各式各樣的服裝,還包括頭飾和首飾。但現在如果還是這樣,只是自以為認真,對方可能不喜歡。

「美是很主觀的,有人覺得Cris Yong的東西很酷,也有人覺得Cris Yong很Kampung(鄉土)。但如果你覺得我沒工作,才給我工作,我不需要。你真心喜歡我的東西,才來找我,」楊建成把心放得很寬,「就當放個假,只是不知道這個假什麼時候結束。」與此同時,她開始做一些幕後工作以外的事,「在時尚界這麼多年,我其實一直想有自己的服裝系列,想冠上設計師的名銜。只是之前同時有造型師的身份,會尷尬,現在有更多自由往這方面發展」。

後記:不說,不代表不存在

2010年,楊建成接受《東方日報》訪問,以男性身份討論男生像女生、女生像男生等性別模糊的課題。闊別5年,再次受訪,「他」成了女人。

當年「他」曾表示,變性者只要不擾亂社會秩序,就不該被唾棄。而今她進入這個身份,沒忘記安分守己。訪問一結束,未踏出餐廳,她就已經把外套穿起。其實這麼多年,除了外貌上的轉變,我覺得楊建成還是當初的那個「他」,直率坦誠。她說,另一半曾勸她推掉訪問,認為媒體只是想炒作,但她安慰:「沒關係,我讓他們看看我究竟是怎樣的人。」

這事讓我感觸頗深,有些課題一有差池就成了嘩眾取寵。中文報刊一向保守,同性戀、變性者鮮有曝光機會。但沒有被放在鎂光燈下的事物,不代表不存在。很多人、很多事,是實實在在生活並發生在我們周圍的,只是我們選擇避而不談。

 

馬來西亞變性造型師2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