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中國變裝家園

 

終於,他倆結束了這次纏綿。慶把頭扭回到我這個沈默的旁觀者,說,“佩盈,你和璐真的是很好的一對閨蜜啊。我想也許很多人認爲你們不只是閨蜜這麽簡單吧。兩個這麽漂亮的女人這麽多年一直生活在一起!太不可思議了!你們兩個總有人要結婚的吧?”

“佩盈可能不好意思說呢”,璐說,“我來說吧。有一陣佩盈一直以爲自己是個女同,至少她總是時不時的這樣認爲。她認爲自己喜歡的是另一個女人。我想,女人總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我呢,我肯定不喜歡女人的。事實上,我一想到自己如果喜歡的是女人,我都覺得噁心。所以我想我和佩盈之間,並不存在那種女人之間的欲望。但是佩盈顯然比我要複雜的多。她至少有兩種性傾向,一種是男性化的,一種是女性化的。不幸的是,她的這兩種性傾向互相衝突。她不得不選擇其中一種,但是無論她選擇哪一種,她都會覺得沮喪和慚愧。她試圖輪換著這兩種性傾向,但是很顯然,她失敗了。我也不肯定她最終會選擇什麽,就像她自己也不知道一樣。我們只能留待時間來見證了。”

“我只想保持目前的狀況”,我終於微弱的插入說了一句。璐剛才真的很準確的描述了我目前的困境,雖然她說的很婉轉。

“世上沒有後悔藥的,佩盈”,璐平靜的說。她的語氣變得很鎮定。我和她對視著,我能看到她眼神中的同情。“不要在繼續猶豫不決了。你知道,我們互相瞭解對方,並約定在這個世界上一同前行。我現在做的,就是要和你一同進退。你也必須跟上我的步伐。你要做出你覺得最滿意的抉擇,然後付諸行動。”

我沈默了…

“你看”,璐對慶說到,“佩盈表明上過的是一種放浪的生活,但從某種角度上看,也可以說是一種乏味的生活。她身體裏有兩個佩盈。現在你看到的佩盈,就是眼前這個嫵媚的酒吧女孩,充滿誘惑卻又很害羞。還有一個你沒有看到的佩盈,她是傳統的、無趣的。現在她終於決定是要做眼前的這個佩盈,還是另一個佩盈。”

璐轉回來對我繼續說到,“我們不得不做出選擇,佩盈。你必須要選擇你是誰!”

很顯然,璐不打算繼續替我的佩盈身份保密了。慶認識璐,接著認識了我—-佩盈。很快,外面會有別的人知道佩盈的存在。畢竟,世上哪有永久的秘密?

“你有很多次機會。很遺憾我無法建議你選擇什麽。下個禮拜,我和慶會外出度假。我們在進門前就這麽決定了。當我們度假回來,慶會和我同居。當然我們很歡迎你繼續留在家裏。這次度假是兩個星期,所以,你有半個月的時間來做出決定。佩盈,你真的必須好好的想一想。我的建議是,你必須要擴展你的交際圈。比如說,現在你要出門是吧,那麽,去哪?去夜店酒吧?或者你是想出去和誰約會?也許,你可以考慮約會後帶著某個男人回家來共度良宵?就像我準備和慶做的一樣”

璐毫無掩飾的說出她和慶準備做什麽,同時說出的還有讓我無法分辨的理由。

“我還無法做出決定”,這是我唯一能夠說的。

我知道,我的語氣很悲哀,很失落。璐所說所做的,是要趕我出門,然後她好和這個男人一起上樓到房間裏無拘無束的相處。就是和這個慶,就在我們的主臥大床上,當然,她肯定和慶說這是她自己一個人睡的床。她會和慶在床上做什麽?她會像他的老婆一樣服侍他?璐就不擔心這會導致我們離婚嗎?

很顯然,璐根本不在乎我和她會不會離婚。她就是要做她想做的事情,然後把其他的交給我來決定!本質上,她是想我做回她的丈夫,重新像一個男人一樣生活。或者,她是想讓我認命的做真正的佩盈,過一個女人的生活,做一個可以互相談心玩笑的閨蜜。不管我最終決定做哪一個角色,她都會先去和這個慶去旅行度假。因爲,她要報復我這麽多年對她的隱瞞和欺騙。我無法肯定,當璐和這個明顯是愛上她的男人慶一同旅行半個月後,她還會不會需要我?

“好吧”,璐的語氣很平靜,“如果你不確定你今晚是不是回家過夜,那麽記得要拿上手提包。”

我一度眼神都變得迷惑了。手提包?什麽手提包!如果我不回家,那麽要我住哪?我所有的現金、信用卡、身份證和駕照什麽的,全都還放在樓上臥室中的褲子口袋裏。

“我進門時,看到你落在走廊桌子上的手提包了”,璐說到,“說真的,佩盈,總有一天你要弄丟一次你的手提包的,你總是忘記把它落在什麽地方。萬一真丟了,你可要重新辦理身份證、信用卡和駕照什麽的,那會非常的麻煩!到時你怎麽向別人證實你的真正身份?”

我往走廊的桌子看過去。那兒躺著的是璐的手提包。當然,裏面裝著的是璐的駕照和身份證,包括一個我們夫妻兩個的聯名信用卡。我確實可以放心的使用這張聯名信用卡。事實上,作爲一個男人,我哪兒有什麽自己的手提包。佩盈這個身份從來沒有出門過,自然不需要女生出門必備的手提包了。但是現在,我必須拎上這個手提包!

“開車要慢些”,璐重點強調到。我明白她的意思,不能因爲開車違規引來交警的詢問,否則交警看到璐的駕照,上面的照片顯然會和我的面容差異很大的。

“我和慶這整個下午都會在樓上”,璐得意的說到,“就像你曾經建議過我的一樣。我非常期待著能和慶親密的獨處,非常向往他進入我身體時的美好感覺。” 璐一邊說著,一邊看了慶一眼,不知道慶會不會覺得害羞,他應該是第一次聽到我們閨蜜似的這種談話吧。然後璐又看回我,這次她的眼神中分明帶著誇耀!簡單的說,她感到她將要和慶做的事情都是合理的。每次我變裝成佩盈的時候,我都是在背叛我們的婚姻。我已經無數次對她不忠誠!或許是因爲我喜歡變成佩盈,就是喜歡上另一個女人!

可是,這一切的謎底仍然沒有揭開!究竟璐是怎麽發現佩盈的存在的?她發現多久了?

“晚飯我們會在外面吃的,然後會去玫瑰酒吧喝點小酒,跳舞什麽的。也許,今晚我們可以在玫瑰酒吧見面,你帶著你的朋友一起來?你一個人過來也行—-你的那些男朋友們經常放你鴿子。慶跳舞很棒,要是你也來的話,我可以答應讓他陪你跳一兩支舞。恩,最好還是你晚上來酒吧和我們會和吧。我想酒吧裏會有很多男人期待著和你跳舞的!我和慶都會爲你介紹的!你的電話也放在那個手提包裏了。好啦,記得如果你有什麽別的安排的話,及時通知我們。去完酒吧後,我和慶會回家來過夜的。如果你今晚不去哪個男朋友家而是要回家的話,也記得通知我,我好給你留門。”

璐現在笑得很露骨,都露出她的小虎牙了,她的眼睛也在帶著笑意。“當你回家的時候要輕聲點,別吵醒我們。當然,估計今晚我和慶不會那麽早睡著的,我們今天都感到很興奮!不過誰也說不清,也許在你回家之前,我們會因爲玩得太瘋狂而累著睡著了。” 我又看到她很得意放肆的笑了。

璐看向慶的眼神也變得很勾人。慶看向她的眼神也是一樣的充滿侵略性。璐笑著說到,“不,我想我們不會那麽早睡著的。慶這麽迷人,我想一個晚上都是不夠的。我希望晚上我們的動靜不會吵得你睡不著覺。不過,你的房間是在走道的另一側,我想你大概不會聽到太多我們的聲音的。”

這是說,我們的主臥現在變成她一個人的閨房了。璐讓我住到另一端的客房。這個客房裏確實有一張床,而且在房間的儲物櫃裏,偷偷藏著我變裝成佩盈的所有衣物化妝品等等。我藏著已經很多年了。很顯然,璐肯定是在某個時間發現了我藏的東西,看到了我收集的漂亮裙子、內衣、絲襪和高跟鞋什麽的,也許她還發現了我藏著另一個收納櫃的女性雜誌。她肯定可以看出來這些衣物收集來的時間跨度不短了,而且,從衣服的尺寸上,可以看出它們應該是屬於我的。她的觀察力一向都很好。

“明天早上我們在見面吧,如果那時你醒來了的話。不用擔心,你可以帶了什麽男朋友過來。沒什麽好奇怪的,你是那麽一個嫵媚的女人,我知道你喜歡展示你的性感。

在玫瑰酒吧的那些男人啊,肯定都迫不及待的爬上你的床呢。親愛的,你真的很漂亮!”

璐是在說那些在玫瑰酒吧整夜整夜的向女生調情的那些單身男人?我確實很多次見到那些男人去勾搭來到酒吧的單身女性!啊—-不對!今晚是周四!在玫瑰酒吧,周四晚上一直是同性戀之夜!不管今晚來的男人,是孔武有力的還是嬌小可人的,他們都是男同!難道,璐覺得我是個男同?

也不一定。周四之夜,同性戀之夜,同樣也是女同的夜晚。也許,璐是想把我介紹給某個女同。而這個女同不會像璐一樣的反感我這樣的娘娘腔,反而會是特別喜歡我這樣外表女性的男人?也許,璐是希望我和某個這樣的女同好上,從而離開她!

還有一種可能,既然我表現出向往變成一個女人,璐是希望我繼續進一步體驗什麽是一個真正的女人,包括在床上的時候?那麽,如果我是一個真正的女人,我應該是想和一個男人上床?璐的這些想法真的很難猜測啊。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