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中國變裝家園

“佩盈?親愛的,你在樓上嗎?快下來,有客人來了”

我老婆璐的聲音從樓下傳來?怎麽回事?璐早上出門上班的時候還和我說過,晚上不要等她,她可能會晚些回家。所以我抓住了這個機會!我早早的就回到家裏,開始變裝!我泡了個香水浴,穿上了最可愛的bra、緊身背心和小內褲,穿上了漂亮的橘色酒會式短裙!我甚至已經修了指甲,塗了配合我口紅顔色的指甲油,還刷了睫毛膏!天啊,我用了整整一個小時化好妝!現在正是完美的時刻,剛噴完的香水還彌漫在身邊!我剛變成一個漂亮的女人!

 可是現在樓下傳來了我老婆的聲音!她並不知道我會在家裏做這些事情!如果她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會殺了我的!上帝,我要現在就去洗澡嗎?…可是現在可是下午,我居然去洗澡?不,她一定會闖進浴室來的,然後…然後我就會被她發現這個我隱藏數年之久的秘密!

 慌亂之後我開始恢復一些思考能力。“佩盈”,她剛才叫我佩盈?她怎麽知道佩盈是我的女性名字?難道她知道我在樓上變裝成了佩盈?還有,她怎麽會提前這麽早回家?

更糟糕的是,樓下不僅僅只有璐,還有璐帶來的一個客人!她想讓我下樓見客!

我茫然的環顧,看到了鏡子裏面!天啊!鏡子裏是一個年輕的漂亮女孩。是一個很養眼的女孩,穿著也合體,正好是一個可以去夜店的裝扮。總的來說,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女孩。只不過現在這個女孩眉角上揚、嘴巴微張。這是被嚇到了!

是的,所有這些漂亮的下面,我仍然還是一個男人!現在我怎麽擺脫這一切啊?脫掉絲襪、脫下所有衣服、然後趕緊揉成一團藏起來?不可能的,不夠時間了!趕緊穿上一套寬鬆的運動服掩蓋一下?這個也許可以試試,可是我的臉?我用的可是防水型的化妝,不用卸妝液慢慢卸妝的話,根本洗不掉啊!還有我腳上的高跟鞋!要不我趕緊躲起來?躲在哪兒呢?

不對,最糟糕的是,璐不是在叫我培英,她在叫佩盈!她知道佩盈的存在!不管她是怎麽發現的,總之她是知道有佩盈的!所以,就算我趕緊變回男裝,也不可能就以璐的老婆培英的身份下樓的!那樣太奇怪了!

還有,璐居然知道我肯定是已經裝扮好了,這樣我出現的時候不會讓她難堪!她知道佩盈的裝扮不會是很淫蕩的易裝,或者是還留著鬍子和腿毛的變性人。她知道佩盈不像大多數男扮女裝的一樣不堪入目。她知道我變裝成佩盈後是蠻漂亮的。可是,到底她想讓我見誰?到底是誰跟著她一起回家的?

“寶貝,我知道你在上面,你的車停在外面,還有我看到臥室裏燈亮著了。你還是這樣靦腆啊!不用擔心,我知道你一定裝扮好了,不管你穿著什麽,肯定是漂亮的!不要太過於講究了!當然,如果你現在剛好什麽都沒穿,那就穿上個睡袍也行。只要下來一會就行了。我帶了慶回家,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想當面見見他的啊!還記得我們一起聊的關於他的事情嗎?我想讓你知道,我聽從了你的建議,所以在我和慶做那個之前,我想讓你先見見慶。見到慶之後,你就會知道你的建議是多麽正確了!我和高興你鼓勵我踏出這一步,並告訴他我對他有感覺!我們已經一起用過午餐了,而且我還和他… 啊,親愛的,他對我也是有著同樣的感覺!我們同時都在想著對方!所以,我們現在回家來了,我們都不想再在外面空等了!”

天啊,璐到底在說些什麽?慶?我從來不認識什麽“慶”,但是她卻認識!而且,她究竟想告訴我什麽?她知道我現在變裝成佩盈?很可能她一直都清楚我需要時間來做出決定—-要麽換衣服(這顯然是來不及的)—-要麽從窗戶爬出去(這個不太可能吧)—-要麽就下樓,按照她剛才說的劇本來演出吧。我,現在就是佩盈。可是,佩盈應該是她的姐妹嗎?還是她的同居閨蜜?不管怎麽說,佩盈肯定是和她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了!這個應該就是她希望我現在扮演的角色。

那我究竟應該怎麽辦呢?

“慶?” 我 用佩盈的聲音向樓下問到,還好我一直有練習這種女低音。我練習女低音的原因也很滑稽,雖然我的工作大體上只是依賴我個人能力的裝修諮詢,可以在家中處理完 所有的裝修效果圖什麽的,但是爲了提升檔次,提高客人對我的認可,所以我會在電話中首先用女低音來裝作是公司的女秘書。之後我發現了女聲的更多好處,比如 我可以更方便的在電話中購買女性內衣、假髮什麽的。“你是說,慶?”

我會不會犯下大錯了!我不應該回答她的!現在我不可能去躲起來假裝不在家了!我不得不變成“佩盈”!璐知道我在家裏,這個慶也知道了!

“是的,是慶,我以前不是和你說起他的嗎,不是和你說過我有多麽想和他… 對 了,我也和他說起了你,說你是我這麽多年來的最好最好的閨蜜,說起我們在大學時候是室友,而且從畢業以後也一直都是室友!我甚至告訴慶,你有帶過幾個奇怪 的男朋友回家,呵呵!好了,現在終於輪到我了!我也把男友帶回家。不過慶堅持說想先見見你,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這樣你就會知道爲什麽我忍不住帶他回家 來… 好啦,佩盈,快點下來吧!你再不下來,我可就要上去拉你下來啦!”

 “請一定要下來,佩盈,” 我聽到了一個渾厚的男中音。聲音很友好,還帶點躊躇。畢竟這裏不是他的家。“我很想見見你!” 聽聲音,這應該是個很禮貌的男人。但是,這個慶究竟是什麽人?

 不管怎麽樣,樓下肯定是有一個什麽男人了。璐並不是在嚇唬我,並不是因爲我 對她隱瞞了“佩盈”的事情,而懲罰我。她並沒有打算把我曝光給什麽外人。不對!她曝光的更徹底!她要讓我以佩盈的身份直接加入我們的生活中。就好像璐就是 生活中的璐。而我,就要開始以佩盈爲身份的新生活!就算是以這種強迫的方式開始的新生活。

 我該說些什麽?難道就此接受璐給我安排的可怕新生活嗎?我將不再是她的老公,而是她的最好閨蜜,是她的知心女友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