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錯性別被迫當兵1  

2014年04月20日 中時電子報 張達智/綜合報導

 現代女性從軍當「花木蘭」一點也不稀奇,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有一名貨真價實的女性,因出生性別登載錯誤,成年後收到兵單,以「男兒身」剃大光頭入伍,還在馬祖當了整整一年多的兵才光榮退伍!

《馬祖日報》日前報導,一群來自彰化的「馬祖老兵」4月10日舊地重遊,其中有一名女性團員魏小姐,她不是女兵也不是家屬,而是以「男性」身份扎扎實實在馬祖當了一年多的「馬祖老兵」!

報導指出,她因為出生時性別登載錯誤,之後一直沒有更正,直到收到兵役單才提出申訴;但她在完成申訴之前,還是得視同男性乖乖當兵,因此於1999年10月進入關東橋新訓中心,還依規定剃了大光頭,完成訓練後還分發到馬防部本部連服役,等到2000年底完成申訴,確認她是女兒身之後,役期也結束了。

報導還說,魏小姐對於這段馬祖服役經歷沒有太怨懟,特殊情況也得到長官及同袍的體諒,把她視同女兵來對待,在馬期間也遍訪莒光、北竿等鄉,對馬祖留下不錯的印象,所以即使事隔多年,她還是願意與團員們再次來馬參訪。

這則新聞在網路傳開後,立即引發網友熱議,網友們大多表示不可思議,認為體檢時要「摸下體」,不可能會過關;也有人認為內政部、國防部不知變通,腦袋僵化涉嚴重行政疏失;更有人說這一定要申請國賠。

 

認錯性別被迫當兵2  

以下為當事人說法

-----------------------------------------------------------

各位軍中的學長學弟們大家好:   我在臉書名字叫Linda Wei,我是出生登記為男性的女子,直到國中三年級月經來才 明白自己為何外表如此女性,聲音也為何如此柔美音調高,但是履次向戶政事務所申請 〔更正性別〕為〔女性〕,卻履次遭到戶政單位回函及推委〔無法規條文〕或〔無前例 可循〕,造成我一直持有的是〔男性〕身份證求學及進入(成功嶺)及(陸軍),讀五 專電機科時因為學校只承認我男性的身份證性別下,只能住宿男生宿舍上學,為了能隱 瞞同學們自身的問題,開始注射(男性賀爾蒙)使自己能較MAN一點,月經也開始間 隔數月甚至不來,而五專一年級下學期時十五歲,因為外表及聲音的過於女性化,慘遭 親戚嘲諷恥笑,在酒醉的父親及親友的毆打下被趕出家門,開始獨自在外流浪生活,沒 有家人的日子,沒有任何依靠,一切只能靠自己打賺錢求學。 專科三年級十七歲在學校教官的陪同下到了成功嶺找了學一師的師長,拿了省立及台 北台大及台北榮總的醫院證明請師長寛容身為女性的我免於參加成功嶺,但師長與主任 連絡教育部後仍決議要求我留在成功嶺受大專集訓,在那數週的日子,我有新的外號(海 咪咪),卻又跟在校一樣被人整及欺負,只因為重要的訓練課程依師長同意我都免於參 加,而學員們都因此產生不滿,雖然還是撐到倒數第二天,不過月經還是在長期沒注射 (男性賀爾蒙)下來了,所以師部同意放我先行離開成功嶺。

  經過成功嶺的那段時間後,開學時我決定調班分組不再跟同班同學們再作同學了,所以換到全班都是男生的班級讀書,也因為成功嶺讓我開始害怕當男人的日子,我不再注射 (男性賀爾蒙)了,我開始漸漸回復女性的線條及臉龐,專四下學期開始也漸漸著女性服 裝,月經也慢慢恢復週期,雖然我到畢業時已經算是亭亭玉立的女學生,但電機科女廁總 是不讓我使用,不過我也無所謂,隨那些電機獸的女同學們高興,畢業典禮學校也不准我 著女裝參加,索性我也就沒去畢業典禮了。 插大學我讀了台北的學校,我的大學是比較開明能讓我在點名簿上採用〔女性〕,所 以大學較沒專科及國中悲慘的命運,在工作上也從很低下的工作在我婦產科醫師的介紹上 當了化妝品專櫃的櫃姐,大學畢業後因為沒跟家裡有任何往來及連繫,在不知情的情況下 沒收到徵兵通知單,所以畢業近一年後在百貨公司專櫃遭到通緝被逮捕上拷,當然逃兵役 算重罪,難免又有牢獄問題,長長的頭髮被剃個大光頭,還好被抓後第五天月經來了,被 緊急陸軍龍潭804醫院檢驗及軟禁廿多天。 在國防部數個長軍的來訪下,莫明奇妙的以為可以重返社會回到自由,但卻被送到馬 祖南竿,在馬祖的軍官安排下,曾到過步二營步三連一天一夜,嚐到基層連隊的苦難及可 憐,更對50機槍產生恐懼感,還好司令部的軍官良心發現又安排我回到司令部,由於一 處(人行)三處(作戰)心輔室等三個單位的長官都希望我去那兒,但還是被階級較高的 作戰處安排在那兒擔任袐書(實則是文書兵),也由於礙於很多問題無法安排我入住軍官 宿舍,故在他們安排對本部連洗腦下(讓本部連學長們認為我是娘娘腔兵或具陰柔兵的人 ,同時也禁止我說出自己是女生,說是避免我被人性侵)。 我到了馬祖唯一天天有麵包吃的馬防部本部連,我成了最菜的兵,所以也被本部連的 學長(學長制有點嚴重)玩好玩的,但在本部連87天的日子中,陸續被伙房下士學長及 麵包學長及開吉普車學長等偷窺洗澡下(他們懷疑我的性向),發現我是女人,所以從被 那幾個學長發現後,我若被坑道學長欺負(學歷較高的兵大多在坑道內工作)或被修理, 伙房那幾個學長都會在晚上把那欺負我的學長叫到寢室後山軍械室後面警告或打回來,甚 至等我從坑道下班回到連上要休息時,還叫我到後山叫我踢打他們抓著的學長(欺負我或 打我的學長),我自己也很奇怪怎麼伙房學長們對我那麼好,甚至麵包學長每天晚上吃飯 後我要回坑道處理公文時,都會拿幾個特別為我作的麵包給我當宵夜(學長是長的黑黑 人很好)。 過年除夕時,排衛哨的學長故意把我排在0608讓我吃不到除夕大餐(有龍蝦等等 大餐),除夕夜我一個女生卻要裝成男人站在坑道口,吹著寒風呼呼,二行眼淚不自主流 下來,衛哨在門口後面是司令室有龍柏樹突然發出聲音,XX(我的男生名,我並無兵階 所以肩上領上沒有任何符號,只有左胸有綉陸軍,右胸有綉魏XX名字)妳會餓嗎?原來 是伙房學長躲在樹後,他拿了一支炸雞腿給我吃,還拿了剥好的龍蝦肉給我吃,我感動的 差點大哭一場,在5度C的低溫一月天,戴著沈重的鋼盔拿著沒子彈的六五步槍,學長餵 著我吃肉,好幸福的感動,學長竟脫口說出:妹妹不要哭,其實我們早就知道妳是女生了 ,很替妳抱不平也很心疼妳,來本部連被好幾個看妳不順眼的學長欺負,每次聽到看到妳 被打的傷痕就很氣,恨不得剥他們的皮割他們的肉來煮,如果在外面早就把他們狗腿打斷 了;我吃著肉二眼淚汪汪的瞪大學長,你怎麼知道我是女生,還有誰知道我是女生?。。 。。 我下衛哨回到連上餐廳後(餐廳是軍官及兵分二半用餐,比起其它連隊是很大間哦) ,發現真的很可惡,只留一碗飯及一點菜在碗內(馬祖本部連用餐是每個人用自己的大碗 裝盛食物),沒留龍蝦及魚肉等等好料給我,不過又聽到伙房下士學長叫我名字,帶我到 伙房內,原來幾個伙房學長煮了一鍋羊肉爐叫我跟其它五個學長們一起慶祝過年,在微暗 的燈光下吃著熱騰騰的羊肉爐,這是我被趕出家門後最美味且唯一有年味的年夜飯了;過 了幾天後進入二月份,國防部通知下我被送回台灣三總及北投國軍精神病院,原來國防部 想把我弄成精神病的形式讓我免役,但我的人生還是有貴人出現,北投國軍精神病院的醫 官是我台北榮總醫師的學弟,醫官他認出我是那個特例病人,在他幫助及陽明醫學院教授 幫助下,我總算到三總婦產科去作檢驗及照超音波,雖然百分百為女性,但國防部的軍官 還是威脅我下才讓我回到社會。   

      回社會後我自殺二次,但第一次安眠藥沒成功被洗腸胃,而第二次更沒成功,在淡水 被我前夫救回來,在警局作筆錄時莫明奇妙的一直很氣我前夫為什麼救我,我也一直打他 ,後來就莫明奇妙的跟他辦喜晏結婚,因為身份證是男性無法登記,我也一直找理由藉口 不去登記,公公婆婆也陸續聽到親朋好友們傳言我是〔人妖〕,所以婚後被公公婆婆羞辱 及冷嘲熱諷下,第五個月被趕出夫家,離開夫家才發現我竟懷有前夫的孩子二個多月,自 己一個人每天作二三個工作,還夜晚擺地攤,租個很簡陃的小雅房維生,在診所產檢及生 孩子都無法使用健保,更沒拿過媽媽手冊,孩子出生後因為無法開立嬰兒出生證明(我的 身份是男性無法登記母親資料),不得已請診所護士連絡前夫,前夫半信半疑到了診所也 作了親子鑑定下,孩子出生證明只有父親資料登錄,而母親成了空白,孩子也才一個星期 就被前夫抱走了,前夫家也搬走了,我一個人傷心了六年前夫才打我手機讓我跟孩子見面 ,但孩子已被教育的觀念是(媽媽是壞人抛棄不要他),我跟孩子雖然見面了,卻只見到 孩子一直躲在前夫背後,我心碎了。

  我33歲離開家17年了,在台北作生意還不錯的我,在忠孝東路上看見我大姊,我 一直跟蹤我大姊後面,知道我大姊原來已經嫁人住在中山區,經過好幾天的思考後,我鼓 起勇氣在我大姊家樓下等她,終於第二天等到我大姊要出門了,我叫我大姊的名字,我大 姊看著我莫明奇妙的問我,妳是誰我認識妳嗎?我跟我大姊說我是魏XX,妳的弟弟(當 時一身套裝),我大姊很吃驚也很驚嚇,從頭看到腳不相信我是弟弟,一直不相信,我跟 大姊說可以問我以前所有的事,我可以說出以前每件事來就可以證明我是妳弟弟,結果我 大姊也確認我的確是離家17年的弟弟,後來在我大姊的幫助下跟母親重逢了,也得知父 親在我離家後也跑掉了,爺爺奶奶也都死了,家也搬了,媽媽臉上卻看不出喜悅的笑容, 不過還是勉強接受我這個兒子回家了。 註:因為在臉書的馬防部578旅社團經驗,或許有職業軍人或以國軍為中心信仰的退伍 軍人會誤以為我想找國防部麻煩或想報復國軍,所以會攻擊我或辱罵我或髒話對我,我不 在意,我主要只是想發洩內心以前所受的非人類的人生及傷痛苦悶,我成長過程一路被人 欺負被人打被人玩弄,我已經適應了,要不要相信就看您是否有智慧能相信了,雖然從馬 祖回台灣時所有東西都被處長下令沒收,讓我換穿山隴買的運動服,只帶了一張身份證及 一張辦理事情文件的大頭照,不過凡走過必留痕跡,這段社會的日子連絡得到的醫官有留 我剛從監獄出來的光頭照,有馬醫醫官詹X全的文章〔馬祖女兵〕,如果再不相信我的事 情是真實的事件,您們自己高興就好,我只是想訴說我的經歷的軍旅過往,並不是要不相 信的人一定要信我,還有相信我的學長/弟們,歡迎加我臉書(帳號kk38300443@gmail.c om名字是Linda Wei)讓我們一起回憶那軍中的日子吧,謝謝大家。

     看到留言我再補述: 台灣內政部至今102年為止只有我(男更正女)跟另一個小孩子(女更正男)有更正性 別的紀錄,已無任何其他人的紀錄,至於染色體沒有所謂驗不出來的(百分百驗的出), 只有47XXY需要進一步檢驗,而47XXY的嬰兒出生是呈男性性外觀且國際上除巴 西外全都依國際衛生組織歸類為男性,但是成長到青春期後會有約1/3雌性激素在體內 含量過高呈現女性化外觀但仍是男性的身體(有不堪使用的陰莖及睪丸),這樣的人都會 到台北榮總集合作檢查(目前台灣7個人),也幾乎都會認識我,而47XXY要在成年 後選擇當女性則必須依規定去作精神科門診及變性手術,透過〔變更性別〕完成變性成為 女人,與我天生生理女性不同,他們沒月經也無法像我一樣能懷孕生孩子,但至少不必忍 受女性生理期的痛苦,是好事。 還有一件事,我被家人趕出家門後就不再與家人連絡,所以並無收到體檢通知及徵兵通知 (所以才會成為逃兵通緝犯而進入軍中監獄受刑,並無進入新訓中心),但當我被抓到軍 獄時,才知道我的體檢雖沒作,但有人把我的體檢判定為甲種體格(體檢的判定這是一定 要修改制度保障沒體檢的人,否則未來必定會出更多事),而依照流程進軍獄約半個月才 會開庭,而開庭前才會體檢,但開庭前早已不知操死多少人了,而我是因為月經來流了一 堆經血才緊急送往龍潭醫院,所以在軍獄才待不到五天,免於可能死亡之風險。 在軍隊中不知道所有的人是不是很怕事很沒正義感還是有正義感的人不趕出聲?我在軍獄 時一定需要脫衣服換裝及上廁所,但義務役的士兵有人沒見過女性所以不懂我為什麼有胸 部沒男性陰莖,有人覺得管它的就照規定繼續執行,有人看過A片知道我是女生的樣子, 有人因為我是女生想報告長官,可以多數的人都怕事而阻止任何人報告長官,所以就因為 大家貪生怕死害我待在那兒四天半的時間,生不如死。

 

 

 

創作者介紹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