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練出女性聲音      (轉載)

                                      Melanie Anne Phillips 著 蝴蝶花(IRIS) 編譯 
                          
嗓音與外表不一致是最容易被人認出來的。許多姐妹打扮起來漂亮極了,簡直美若天仙,但是一開口就全完了。不管多麼優雅玲瓏,一旦張嘴說話,就立馬變成卡車司機或伐木工人。所以說,服裝可以鑄就男人,悅耳的嗓音才能創造女人。(Clothes may make the man, but it is voice that makes the woman. )不管是易裝者(CD, crossdresser)還是易性者(TS, transsexual),練出真正的女性嗓音(而不僅是女性化的嗓音)是極為重要的。當我開始自己變性前的過渡期(transition)時,我為電針去毛而著急、為舉止行為而焦慮,但是嗓音才是真正最大的障礙。
像大多數人一樣,我只是盡量使自己的聲音溫柔一些、女性化一些。我不自然地將音調提高,結果形成難聽的假聲,正是這種假聲使得 TG 人群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拙劣的模仿,而不是真嗓。逐漸我感到失望,甚至考慮將聲帶手術作為最後的辦法。但聲帶手術讓我特別緊張。我唱歌相當好聽,我喜歡玩角色配音遊戲,我喜歡說話時聲音很生動的感覺。然而,每當想到我一說話就會被人認出來,我就覺得考慮聲音聲帶手術還是值得的,盡管我聽說手術結果並非總是盡如人意,甚至有完全失聲的可怕結果!

變性前我作為女性生活幾個月後,決定冒險進行聲帶手術。就在這時,我非常偶然地獲得了一點發現,它完完全全改變了我的職業、生活和與他人的關係,這一發現就是:我掌握了說話聲聽起來是女性聲音的方法!

請注意,我沒有說“像女人那樣說話(talk like a woman)”,而是說“聽起來是女性(sound female)”。這是因為,我發現秘密不在於怎樣說,而在於聽上去的結果。那天我嘗試了若干種不同的聲音(那些日子我幾乎每天如是),有時聽起來像十幾歲女孩的尖聲,有時又像老年婦女,我已經這樣努力了好幾個星期,一直沒有什麼進展,但那天,突然似乎發現了一縷曙光:我的聲音悄然滑動到一個不同的位置,一個從來沒有用到的位置。立刻,我的聲音變成了女性,在很大的音域,所有的聲音!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真的聽起來是女性啦!我試著說說這、說說那,所有一切聽起來都是女性。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一切的擔心和害怕,所有的渴望和向往……現在,幾乎像魔術一樣,一下子就變成女人啦!

那天正好是下班時間。當時,我已經以 Melanie(作者的女性名字)身份工作,但仍然作為名叫 Dave 的男人回家見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們還不知道我的情況。所以我每天晚上下班時,我會洗掉指甲油和化妝、換上男裝回家。當我覺得該換回我的“破”嗓門,回去作晚上的 Dave 時,我突然發現無法逆轉,我找不到我的舊聲音了!我又試了試——還是沒有找到!突然我感覺我真的改變過來了!我的整個喉腔已經被轉成女性的方式了!但現在這是非常可怕的:我妻子還不得吃了我!又嘗試了半個小時,還是沒有找到我原來的聲音,沒有辦法,我只好准備承擔後果。我開車回家,步入家門,Mary 說:“一天過得可好?”我回答說:“還不錯。”但那不是Dave 的聲音,那是 Melanie 的聲音!Mary 非常生氣,她問:“你的聲音怎麼啦?!”我對她解釋了事情的經過,說明瞭我的困境。她說,在孩子們早了醒來之前,我必須想辦法把原來的聲音找回來。我努力試了又試,還是不行。但後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的聲音休息過來,我原來的聲音終於又回來了。我得救了!可是我又怕我又找不回我的新聲音,畢竟它是偶然發生的,我並不真正知道我是怎麼做到的。開始我真的失去了我的新聲音。但後來我又找著了,並且反復練習,那天晚上剩下的時間我一直在新舊聲音之間來回練習。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試試還能否再找到我的新聲音。它還在,我的女聲一喚即出!接下來的幾個月裏,我一直致力於改善我的聲音,並增加一些並非關鍵但效果明顯的細微之處,使不僅影響說話的嗓音,而且影響說話時的儀態。四年之後的今天(作者此文寫作於多年前——譯注),SRS(性別認定手術,即變性手術)兩年之後, 我可以驕傲地宣佈我的聲音是不錯的。如果需要,我完全可以如願在男聲與女聲之間來回切換。我的聲音對於我的職業生涯和人際關係非常關鍵,而最重要的是,我的女聲幫助我實現作為 Melanie 的感覺和自信。在下文裡,我將與您分享我的方法,為您提供找到自己女性聲音的所有步驟。

回顧我走過的路,我發現練出女性化聲音的七種重要工具,其中六種使聲音女性化,而第七種則是使聲音聽起來完全像女性的“秘密”。下面我先簡單介紹這七種工具,然後詳細解釋它們。這七種工具的名字分別叫做:音高(Pitch),共鳴(Resonance),動態音域( Dynamic Range),發音(Ennunciation),詞匯(Vocabulary),語法(Grammar)和身體語言(Body English)。

音高(PITCH):
大部分人以為男人和女人聲音的主要區別是音高,但是我們會看到它們之間的音高差異是很小的。事實上,兩性聲音的音高存在一個重疊的區域,這使得任何人經過練習後都可以將聲音控制在可以接受的音高範圍內。

共嗚(RESONANCE):
共嗚是本方法的真正技藝所在。共嗚是對音高的調制,它對採用某種音高的聲音進行封裝,並賦予該聲音一種音色(Timbre)。本文將介紹一種簡單的練習方法,任何人都可找到聲音中的特定位置,從而練出自己真正女性的共鳴方式。

動態音域(DYNAMIC RANGE):
動態音域是一個人說話時最高音與最低音之間的音差。男人一般使用較窄的動態音域,儘管他們事實上能夠增大這個音域範圍。這只是從小培養和習慣的結果,而不是生理性的。相反,女人通常使用寬得多的動態音域,這使得她們的聲音更具有“歌唱/唱歌”的效果。

發音(ENUNCIATION):
發音是人們說出字詞的方式。正如人可能操某種方言一樣,人們在說話時其實也存在一種“女性方言”,而女性方言是超越語言和文化的。後文將介紹練出完全女性化發音的方法。

辭彙(VOCABULARY):
是的,辭彙也有男性的和女性的。在人類文化中,某些字詞幾乎只有男人才用,而另一些字詞則只有女人才會使用。後文將討論到這樣的一些字詞,並幫助讀者發現更多的性別色彩辭彙。

語法(GRAMMAR):
男性和女性使用多種語法方式來體現自己的力量。一個人將字片語成句子時,字詞的順序、修飾成分和插入語等會改變說話者的位置。本文將針對兩性不同角色所適用的“力量水平”,討論不同的語法用法。

身體語言(BODY ENGLISH):
身體語言(Body English)是人們說話時身體移動的方式。事實上,身體語言對聲音聽起來的效果有著非常實際的影響。如果說話時使用合適的身體語言,就能改善聲音的女性化效果——即使在電話裏!

簡單介紹了聲音女性化的七種工具之後,下面我們詳細討論第一種。

音高(PITCH)
Susanne Pleshette, Marline Detrich, Cher 和 Bea Arthur(估計都是美國明星——譯注)在公眾眼裏形象如何?她們的嗓音都非常低!事實上,她們的聲音在音高上比大多數男性還要低。但是人們從來沒有誤認她們是男人!其實這四個人至少有三個一般被認為是非常性感的。當婦人嗓音低沈時,人們不會認為是男性化,相反,她們的聲音被認為是“帶有磁性的沙啞(husky)”。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因為平均男性聲音與平均女性聲音在音高上的差異僅僅只有1/2音階。是呀,僅僅1/2音階而已!並不是音高使女人說話象女聲,而是共鳴!由於每個人的聲音至少有1 1/2音階的音域,大部分人擁有兩個音階甚至更多,而兩性平均音高差僅僅1/2音階,因此兩性聲音音階存在大量重疊區域。這就是說,只有半個音階的高音某些女人能夠達到而男人達不到,只有半個音階的低音某些男人能夠達到而女人達不到。我現在的聲音僅比以前高兩到三個音符,但是聽起來卻非常不同。這就是因為,不是音高如何高造成兩性聲音的差異,而是聲音從何處發出造成的!一旦找到了發出聲音的正確位置,即使音高根本沒變也沒有關係。如果音高提高兩到三個音符(這不是關鍵,但也沒有壞處呀!),再加上下面討論的共鳴效果,就會達到完美的效果。那還猶豫什麼?讓我們繼續往下走吧。

共鳴(RESONANCE)
什麼是共鳴?想象一個管弦樂隊,再想象一個不由小提琴、喇叭和雙簧管演奏的樂隊。它們即使是演奏同一個音符聲音也並不相同。這就是因為它們演奏時是用不同方式來“調製”的,每種樂器都有自己獨特的共鳴。喇叭的共鳴是由它的盤卷來創造的。小提琴和大提琴的共鳴是由琴身創造的,琴身內是聲音可以振動、混合和交雜的音腔,在那裏可以創造含有許多擊點和和聲(harmonics)的複雜聲音波形。琴腔就象我們的喉腔。男人的喉腔較大,這使得他們的喉節較大,同時聲音裏低音的共鳴較多;女人喉腔較小,結果低音共鳴較少。因此在某種意義上,男人比女人的和聲更多,這對於那些希望表達女性一面的男性來說還是比較有利的。全部的技巧是學會將聲音用得少些。事實上您已經掌握了,您已經在使用這一技巧。要使聲音聽起來是女性,不是需要增加點什麼,而是應該抑制點什麼。問題在於,當男人用假聲說話時,他抑制了所有的和聲,結果產生非常假的高音高的聲音,這顯然是要不得的。

讓我們來做一個試驗,以便加深印象。將一隻手的手指放在喉嚨上部喉結的上方,另一隻手喉嚨的下部喉結的下邊,然後用正常的男性聲音大聲說話,您會注意到,說話的時候,喉嚨的上部和下部幾乎同樣地在振動。現在保持手指位置不變,用假聲說話,您會注意到,無論是喉嚨的上部還是下部幾乎都不振動!下面我們要做的練習將試驗創造一種聲音,使喉嚨上部不振動,只有下部振動。這種方法將有效地將喉腔的使用減少到一半,從而丟失和聲的最低音部分,只留下與普通女性聲音幾乎完全相同的和聲音域。

練習:
我所發現的女性聲音感覺上位於正常說話聲音的“後邊”。我使用這種聲音一段時間以後,發現有兩種方法易於找到它的位置,這個位置通常說話時是不能到達的:一種方法是通過使用假聲,另一種方法是含嗽。

A. 假聲:
從最高的假聲開始。 如果您的聲音聽起來象住在阿納海姆(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西南部城市)的大圓耳朵卡通角色的聲音,那就對了。以這個假聲為基礎,不斷降低音高,直到所能發出的最低音高,但是不能夠中斷或破壞聲音,因為如果一旦中斷或破壞,聲音就“退出”當前狀態回到喉嚨前部,就又是使用整個喉腔來進行聲音調製,而這決不是您所希望的。在假聲狀態裏使音高盡可能低,這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位置。您會注意到,喉嚨的上部和下部都振動得不是很厲害——如果不是完全不振動的話。在解釋找到這個位置後怎麼辦之前,我們來看看到達該位置的另一種方法。如果您兩種方法都嘗試一下的話,您會發現其中一種對您更適合。另外,這樣您也會感覺更好,因為對聲音需要到達的位置有一個“交叉參考”。

B. 含嗽:
試試用含嗽的方法到達喉嚨的後部,並發出標準的含嗽聲。這樣做的時候,喉嚨會自然張緊。您會發現,無論是用最低音的假聲還是用含嗽的方法,聲音正好是用同一個位置產生振動的。不同的是,含嗽時喉嚨的上部和下部都會感受到振動。所希望達到的發聲點位於含嗽時聲音所在的位置和最低假聲的位置的中間。有些人喜歡做角色配音遊戲,如果您能夠模仿一些動畫片裏小老頭或小老太太的聲音,那就非常接近所希望的發聲點。上面提到過,我第一次是偶然找到那個聲音位置的。所以如果您做這個練習,而您又尚未全時作為女人生活,您必須確保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來找回原來的男性聲音。

您實際上要掌握的是使用一部分喉部肌肉、而完全不使用其他地方來進行發聲的方法。這是一種很費力的技巧,就象某些其他的體能技巧一樣,它需要進行反復練習才能掌握,而且是非常大量的反復練習。但在開始時不要練得太多。一旦找到自己的女性聲音,這種魔法般的經歷會使永遠不想回來。但是您會發現,開始時一直使用位置較低的那部分喉腔肌肉會使聲音嘶啞。這是您的身體告訴您該休息一會兒了。

我找到自己的這種聲音的第一周,我只能持續說話半小時左右,然後聲音就會嘶啞,然後我就得讓聲音休息一陣。正如身體鍛煉一樣,練得太多太快不僅得不到好的結果,反而會讓身體受傷。我是用了六個月才使自己的聲音完全適應上述發聲位置,並能全天工作的。然後又用了六個月才完全能夠大聲講話和使用適當的動態音域。但這一切都與練習和耐心有關。我後來猜想,如果從來不用喉嚨的上部肌肉,它會逐漸萎縮的。但是對於需要來回切換的人來說,應該兩種聲音都能同時存在,象我,即使在四年之後的今天,如果需要我仍然能夠喚回原來的聲音。事實上我大約一年這樣做一次,為的是向朋友展示這樣做是可能的。
需要說明的是,我並不是醫生,我不能準確描述身體的實際變化,也不能保證您不會出任何問題。我只是證明,我已經使用自己的這種聲音長達四年之久,沒有明顯的副作用。

------------------------------------------------------------------------------------------------------------------
茱莉安娜備註 :
這是我找到的網路翻譯文章,說實話,我並不了解這些複雜的技巧,
僅供參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茱莉安娜 的頭像
茱莉安娜

茱莉安娜的秘密花園

茱莉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